律師觀點 | 婚姻法司法解釋修改之我見

今天,朋友圈刷屏信息不再是各類美食照、美景照、美人照,而是一溜兒齊齊整整的“重磅”新聞,“最高法對《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二十四條作出補充規定”。
 
  新增條款: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法律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
 
  (2003年12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299次會議通過,根據2017年2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10次會議,《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的補充規定》修正)
 
  為正確審理婚姻家庭糾紛案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以下簡稱婚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等相關法律規定,對人民法院適用婚姻法的有關問題作出如下解釋:
 
  第一條 當事人起訴請求解除同居關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當事人請求解除的同居關系,屬于婚姻法第三條、第三十二條、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并依法予以解除。
 
  當事人因同居期間財產分割或者子女撫養糾紛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第二條 人民法院受理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案件后,經審查確屬無效婚姻的,應當依法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原告申請撤訴的,不予準許。
 
  第三條 人民法院受理離婚案件后,經審查確屬無效婚姻的,應當將婚姻無效的情形告知當事人,并依法作出宣告婚姻無效的判決。
 
  第四條 人民法院審理無效婚姻案件,涉及財產分割和子女撫養的,應當對婚姻效力的認定和其他糾紛的處理分別制作裁判文書。
 
  第五條 夫妻一方或者雙方死亡后一年內,生存一方或者利害關系人依據婚姻法第十條的規定申請宣告婚姻無效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第六條 利害關系人依據婚姻法第十條的規定,申請人民法院宣告婚姻無效的,利害關系人為申請人,婚姻關系當事人雙方為被申請人。
 
  夫妻一方死亡的,生存一方為被申請人。
 
  夫妻雙方均已死亡的,不列被申請人。
 
  第七條 人民法院就同一婚姻關系分別受理了離婚和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案件的,對于離婚案件的審理,應當待申請宣告婚姻無效案件作出判決后進行。
 
  前款所指的婚姻關系被宣告無效后,涉及財產分割和子女撫養的,應當繼續審理。
 
  第八條 離婚協議中關于財產分割的條款或者當事人因離婚就財產分割達成的協議,對男女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
 
  當事人因履行上述財產分割協議發生糾紛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第九條 男女雙方協議離婚后一年內就財產分割問題反悔,請求變更或者撤銷財產分割協議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
 
  人民法院審理后,未發現訂立財產分割協議時存在欺詐、脅迫等情形的,應當依法駁回當事人的訴訟請求。
 
  第十條 當事人請求返還按照習俗給付的彩禮的,如果查明屬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
 
  (一)雙方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的;
 
  (二)雙方辦理結婚登記手續但確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給付并導致給付人生活困難的。
 
  適用前款第(二)、(三)項的規定,應當以雙方離婚為條件。
 
  第十一條 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下列財產屬于婚姻法第十七條規定的“其他應當歸共同所有的財產”:
 
  (一)一方以個人財產投資取得的收益;
 
  (二)男女雙方實際取得或者應當取得的住房補貼、住房公積金;
 
  (三)男女雙方實際取得或者應當取得的養老保險金、破產安置補償費。
 
  第十二條 婚姻法第十七條第三項規定的“知識產權的收益”,是指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實際取得或者已經明確可以取得的財產性收益。
 
  第十三條 軍人的傷亡保險金、傷殘補助金、醫藥生活補助費屬于個人財產。
 
  第十四條 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涉及分割發放到軍人名下的復員費、自主擇業費等一次性費用的,以夫妻婚姻關系存續年限乘以年平均值,所得數額為夫妻共同財產。
 
  前款所稱年平均值,是指將發放到軍人名下的上述費用總額按具體年限均分得出的數額。其具體年限為人均壽命七十歲與軍人入伍時實際年齡的差額。
 
  第十五條 夫妻雙方分割共同財產中的股票、債券、投資基金份額等有價證券以及未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時,協商不成或者按市價分配有困難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數量按比例分配。
 
  第十六條 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財產中以一方名義在有限責任公司的出資額,另一方不是該公司股東的,按以下情形分別處理:
 
  (一)夫妻雙方協商一致將出資額部分或者全部轉讓給該股東的配偶,過半數股東同意、其他股東明確表示放棄優先購買權的,該股東的配偶可以成為該公司股東;
 
  (二)夫妻雙方就出資額轉讓份額和轉讓價格等事項協商一致后,過半數股東不同意轉讓,但愿意以同等價格購買該出資額的,人民法院可以對轉讓出資所得財產進行分割。過半數股東不同意轉讓,也不愿意以同等價格購買該出資額的,視為其同意轉讓,該股東的配偶可以成為該公司股東。
 
  用于證明前款規定的過半數股東同意的證據,可以是股東會決議,也可以是當事人通過其他合法途徑取得的股東的書面聲明材料。
 
  第十七條 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涉及分割夫妻共同財產中以一方名義在合伙企業中的出資,另一方不是該企業合伙人的,當夫妻雙方協商一致,將其合伙企業中的財產份額全部或者部分轉讓給對方時,按以下情形分別處理:
 
  (一)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的,該配偶依法取得合伙人地位;
 
  (二)其他合伙人不同意轉讓,在同等條件下行使優先受讓權的,可以對轉讓所得的財產進行分割;
 
  (三)其他合伙人不同意轉讓,也不行使優先受讓權,但同意該合伙人退伙或者退還部分財產份額的,可以對退還的財產進行分割;
 
  (四)其他合伙人既不同意轉讓,也不行使優先受讓權,又不同意該合伙人退伙或者退還部分財產份額的,視為全體合伙人同意轉讓,該配偶依法取得合伙人地位。
 
  第十八條 夫妻以一方名義投資設立獨資企業的,人民法院分割夫妻在該獨資企業中的共同財產時,應當按照以下情形分別處理:
 
  (一)一方主張經營該企業的,對企業資產進行評估后,由取得企業一方給予另一方相應的補償;
 
  (二)雙方均主張經營該企業的,在雙方競價基礎上,由取得企業的一方給予另一方相應的補償;
 
  (三)雙方均不愿意經營該企業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獨資企業法》等有關規定辦理。
 
  第十九條 由一方婚前承租、婚后用共同財產購買的房屋,房屋權屬證書登記在一方名下的,應當認定為夫妻共同財產。
 
  第二十條 雙方對夫妻共同財產中的房屋價值及歸屬無法達成協議時,人民法院按以下情形分別處理:
 
  (一)雙方均主張房屋所有權并且同意競價取得的,應當準許;
 
  (二)一方主張房屋所有權的,由評估機構按市場價格對房屋作出評估,取得房屋所有權的一方應當給予另一方相應的補償;
 
  (三)雙方均不主張房屋所有權的,根據當事人的申請拍賣房屋,就所得價款進行分割。
 
  第二十一條 離婚時雙方對尚未取得所有權或者尚未取得完全所有權的房屋有爭議且協商不成的,人民法院不宜判決房屋所有權的歸屬,應當根據實際情況判決由當事人使用。
 
  當事人就前款規定的房屋取得完全所有權后,有爭議的,可以另行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第二十二條 當事人結婚前,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自己子女的個人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雙方的除外。
 
  當事人結婚后,父母為雙方購置房屋出資的,該出資應當認定為對夫妻雙方的贈與,但父母明確表示贈與一方的除外。
 
  第二十三條 債權人就一方婚前所負個人債務向債務人的配偶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債權人能夠證明所負債務用于婚后家庭共同生活的除外。
 
  第二十四條 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
 
  夫妻一方與第三人串通,虛構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夫妻一方在從事賭博、吸毒等違法犯罪活動中所負債務,第三人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五條 當事人的離婚協議或者人民法院的判決書、裁定書、調解書已經對夫妻財產分割問題作出處理的,債權人仍有權就夫妻共同債務向男女雙方主張權利。
 
  一方就共同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后,基于離婚協議或者人民法院的法律文書向另一方主張追償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
 
  第二十六條 夫或妻一方死亡的,生存一方應當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共同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第二十七條 當事人在婚姻登記機關辦理離婚登記手續后,以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為由向人民法院提出損害賠償請求的,人民法院應當受理。但當事人在協議離婚時已經明確表示放棄該項請求,或者在辦理離婚登記手續一年后提出的,不予支持。
 
  第二十八條 夫妻一方申請對配偶的個人財產或者夫妻共同財產采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可以在采取保全措施可能造成損失的范圍內,根據實際情況,確定合理的財產擔保數額。
 
  第二十九條 本解釋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
 
  本解釋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審婚姻家庭糾紛案件,適用本解釋。
 
  本解釋施行后,此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相關司法解釋與本解釋相抵觸的,以本解釋為準。
 
  出臺背景
 
  近年來,公眾持續關注第二十四條的適用問題,對此條文存在不同解讀。主要是因為現實生活中存在過分保護債權人利益,損害未舉債配偶一方利益的情況。比如該條規定剝奪了不知情配偶一方合法權益,讓高利貸、賭博、非法集資、非法經營、吸毒等違法犯罪行為形成的所謂債務以夫妻共同債務名義,判由不知情配偶承擔,甚至夫妻一方利用該條規定勾結第三方,坑害夫妻另一方等,有損社會道德,與婚姻法精神相悖,造成不良社會影響。
 
  并且,有的離婚案件當事人置夫妻忠實義務、誠信原則于不顧,虛構債務或為賭博、吸毒、非法集資、高利貸、包養情婦等目的惡意舉債確實存在。但是,這些確為虛構的債務和在實施違法犯罪行為時產生的非法債務,歷來不受任何法律保護,不屬于第二十四條適用范圍,不能依據此條款判令夫妻另一方共同承擔責任。至于現實中適用第二十四條判令夫妻另一方共同承擔虛假債務、非法債務的極端個例,也是因為極少數法官審理案件時未查明債務性質所致,與第二十四條本身的規范目的無關。
 
  鑒于目前社會對夫妻債務問題的廣泛關注,最高人民法院經過認真研究,決定出臺“司法解釋(二)補充規定”,補充增加了兩款規定,分別作出了對虛假債務、非法債務不受法律保護的規定。
 
  律師觀點
 
  新規的出臺自然是好的,但是規定仍舊不夠全面,對于現實生活中存在的問題依舊不能良好解決。因為“24條”被民眾所詬病的主要原因是,存在部分夫妻一方負大額款項債務,而另一方完全不知情,此種情況下被法院判處共同承擔債務。然而,此次新規修改卻對該問題避之不談。作為司法者,盛義律師在研究了新補增條款后,將從實體、程序兩個方面提出改進的意見。
 
  程序方面
 
  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被負債方”要說明該筆債務是另一方與第三人勾結串通,虛構出來的,并舉出有利證據方能依據24條裁判。但是“被負債方”作為一名未參與者,對于自己并不清楚的情況要如何舉證證明呢?顯然,這樣的舉證責任分配是存在問題的。
 
  應采取由債權人承擔舉證責任,不僅是證明債務的存在,還應證明該筆債務是經過夫妻雙方均認可承認,并愿意共同承擔的。
 
  實體方面
 
  在處理大筆債務中,債權人與具有夫妻關系的人辦理借貸事宜時,應當以夫妻雙方為債務人,共同簽字確認。對于僅由或夫或妻其中一方辦理借貸事宜的債權人,首先應最基本的告知、通知義務,并且有書面的證明材料,表示另一方對該筆債務是知情的。同時,對于未盡基本告知義務的債權人,應當要求其能夠預見可能存在的法律風險,承擔不能找未簽字確認方“討債”的后果。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